美国反垄断的价值取向
2020-10-25 11:20:00
  • 0
  • 0
  • 0

原创 乔新生 

美国反垄断的价值取向

当地时间2020年10月20日,美国司法部决定向美国联邦法院起诉著名的搜索引擎公司“谷歌”。这标志着美国联邦政府为了调整美国的经济结构,向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发起挑战。

一些中国学者感到奇怪,美国正经受经济萎缩的痛苦,重大疫情导致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服务产业一蹶不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司法部为什么还要对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发起诉讼,要求美国互联网络公司调整自己的经营业务呢?

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无论是美国奥巴马总统,还是特朗普总统,都已经意识到,美国互联网经济发展已经脱离轨道,美国在后工业化时代,面临越来越越多的问题。如果不尽快调整美国的经济结构,促使美国互联网络公司调整经营业务,那么,美国经济有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所面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美国互联网公司已经形成了寡头垄断或者多寡头垄断的局面。无论是在网络销售领域,还是在网络广告领域,互联网络公司利润率越来越高,重组势头越来越猛。许多互联网络创业者已经无法生存。因此,如果不采取措施改变美国互联网络的生态环境,美国在网络经济领域将失去比较优势。

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的“谷歌”公司,是一个搜索广告公司。该公司利用自己广告业务,几乎控制了美国整个互联网络搜索市场,任何通过互联网络寻找合作伙伴的企业或者个人,都必须使用搜索引擎公司“谷歌”提供的软件,而“谷歌”则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获取巨额的广告收入。如果这种局面持续下去,“谷歌”公司经营模式将会严重阻碍创新。在其他国家备受争议的所谓“排名广告”,其始作俑者就是“谷歌”公司。“谷歌”利用自己的搜索引擎几乎垄断了互联网络市场广告信息。而美国其他一些网络销售公司比如著名的亚马逊公司则利用自己庞大的市场份额,不断碾压其他网络销售公司,从而使美国互联网络虚拟世界生态环境急剧恶化,美国互联网络产业已经失去繁荣景象。

其次,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或者利用自己的支配地位,在美国互联网络领域以收购兼并等方式,阻止新的互联网络公司出现。由于美国互联网络公司不是依靠科技创新拓展业务,而是依靠资本的力量,在美国互联网络市场横冲直撞,结果导致美国互联网络产业发展陷入停滞。

本世纪初期,美国互联网公司依靠科技创新,不断为美国消费者和其他国家的消费者提供衍生产品和延伸服务。可是,如今这些公司更热衷于垄断经营,在自己经营业务范围内,其他公司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谷歌”公司已经成为美国乃至许多国家唯一的搜索引擎公司。正是这种垄断经营,使得企业不思进取,在科技创新领域投入不足。创业初期那种开疆辟土、勇于进取的精神,在互联网络公司经营者身上已经不见踪影。

美国国会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美国互联网络公司经营者似乎更热衷于政治,试图采用政治投机的方式获取更多商业利益和政治利益。当美国国会参议院的参议员询问美国互联网络公司的经营者,是否遭遇到来自其他国家威胁的时候,美国一些互联网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为了迎合美国国会议员,无中生有,指责中国。这说明美国互联网络公司的创始人心态已经发生改变,他们习惯于在美国独特的政治环境中,迎合美国国会议员的政治炒作。

在如何对待美国总统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信息问题上,美国互联网络公司的经营者似乎存在不同见解。面对既得利益集团特别是庞大的政治既得利益集团,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宁愿把自己的脚伸进华盛顿的政治圈,在既得利益集团中获取更多的利益,而不是依靠科技创新为美国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正是由于对科技创新缺乏足够的兴趣和投入,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在世界各地的经营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法国已经宣布对互联网络公司征收“数字税”,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包括“谷歌”公司在内的大型网络企业都将失去欧洲联盟这个重要的市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更愿意和美国国会议员搅和在一起,利用美国的政治影响力和霸权地位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

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失去科技创新的动力,是导致美国经济出现结构性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由于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吸引大量的资金,拥有雄厚的资本力量,可是,在创新领域投入不足,结果导致美国经济发展特别是科技发展面临困难。

美国总统特朗普企图振兴美国制造业,当然不会对美国电子商务企业网开一面。他一定会要求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通过诉讼的方式,促使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改变自己的经营方式,依靠科技创新,促进美国传统产业的发展。如果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没有充分领会美国联邦政府的战略企图,依靠传统的应变手段,与美国联邦政府展开旷日持久的诉讼大战,那么,在诉讼中有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麻烦。当然,由于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如果美国政权更迭,美国民主党总统上任,那么,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有可能会死里逃生。

第三,从网络经济到数字经济,世界经济发展进入新的阶段。然而,美国互联网络公司似乎原地踏步,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步履维艰。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拥有完善的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法律,美国互联网公司在美国国内发展数字经济面临困难,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阻碍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发展数字经济。

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曾经开发数字货币,可是,美国联邦国会议员们意识到,如果美国互联网公司开发的数字货币公开发行,那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及美国金融体系将会分崩离析。

建立在美元货币基础之上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及美国的金融体系支撑着美国经济。如果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发行数字货币,挑战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地位,那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及它所代表的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有可能会彻底失去垄断地位。正因为如此,在美国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美国国会议员痛斥美国互联网络公司经营者。美国互联网络公司不得不在数字货币开发方面有所收敛。虽然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并没有放弃发行数字货币的努力,但是,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不会允许美国互联网络公司独立研制数字货币。由于在开发数字货币方面受到政治上的阻碍,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变本加厉,通过发展传统的广告经营,试图获取更多的收入,以弥补互联网络公司在数字经济领域可能造成的损失。由于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把主要精力用在经营传统业务方面,从而加深了美国社会各界对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垄断经营的印象。美国联邦政府对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大开杀戒,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向美国联邦法院起诉,要求惩罚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既是美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同时也是美国政治斗争的必然结果。

美国互联网络公司是世界各国互联网络公司的榜样。许多国家互联网络公司都是仿照美国互联网络公司运行的。美国作为互联网络经济的发源地,为世界网络经济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然而,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无论是在大数据、云计算,还是在区块链、量子通讯领域,美国逐渐落后于其他国家。网络经济经营的是信息,网络经济的特点是信息的传输整合。而数字经济经营的是数据,数字经济的特点就在于,把数据作为重要财产,通过数据的开发应用,提高生产力水平。

数字经济发展需要更加快速的数据传送系统,需要更加快速的数据计算系统。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如果没有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没有量子计算系统,那么,要想发展数字经济将会面临非常大的困难。恰恰在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技术和量子通讯技术领域,美国落后于中国。

现在美国不是奋起直追,而是对中国围追堵截。美国国务卿以及美国联邦政府的其他官员,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理由,要求其他国家拒绝使用中国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设备。美国的借口是中国第五代移动通信设备存在安全隐患。可是,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建立的所谓通信联盟,明确要求第五代移动通信设备制造商必须留下后门,以便各国政府对信息实时监控。这是现代社会莫大的讽刺。它一方面说明,美国政府贼喊捉贼,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为了阻止中国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设备生产企业降低成本,扩大市场份额,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通信市场。中国政府为了确保中国在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率先在中国建设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这样做不仅可以帮助中国第五代移动通信设备制造商降低成本,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使中国在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技术基础之上,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步伐。

为了提高数据分析计算的速度,中国在传统“硅晶片”基础之上,开发出了具有中国知识产权的“碳晶片”技术,可以在石墨烯材料基础之上,充分利用石墨烯的特性,提高运算的速度。更重要的是,中国充分利用自己的量子技术,在天地一体化通信系统中提高了通信的安全性。

中国正在研制光通信技术。如果能利用光通信技术,提高通信的效率,那么,中国在数字经济领域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可能会傲视全球。中国正大踏步地走向数字经济时代。

美国仍然徘徊在网络经济的漩涡之中不能自拔。美国联邦政府向美国联邦法院起诉,要求依照反垄断法对美国的网络企业实施制裁,这是美国经济转型必不可少的重要步骤,也是促使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加大科技创新力度的必要之举。但是,如果在旷日持久的反垄断诉讼中,美国联邦政府和美国互联网络公司展开一场拉锯战,那么,无论是美国联邦政府还是美国互联网络公司,都不可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当年美国微软公司等一大批互联网络公司异军突起,给世界经济发展指明了新的方向。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曾经发起反垄断诉讼,要求美国微软公司以及其他公司必须改变经营方式。在美国联邦司法部和美国法院压力下,美国微软公司以及美国其他互联网络公司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经营方式,为美国新经济的发展释放更多的“红利”。如今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拿起法律武器,将“谷歌”公司告上法庭,此举能够促使美国“谷歌”公司以及其他互联网络企业改变自己的经营方式,为美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和美国科技创新作出新的贡献吗?

2020年10月21日星期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